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章 > 正文内容

小说《禁忌游戏》破案类型免费阅读 “花想容”所写的一部破案类型的文章

MuYe2022-12-07 15:44:42文章107

小说《禁忌游戏》破案类型免费阅读  简介

小说《禁忌游戏》是“花想容”所写的一部破案类型的文章,故事内容惊险刺激,对于情节的描述让人既心惊又忍不住想要窥探背后的秘密,文章中的主线人物有林桦、吴云,小说详细内容介绍:林桦工作在一家洗衣店,可一件衣服在他眼前待的时间太久了,让他不得不在意。整整二十天,那件雪白的大衣都没有人来取,而在一通电话过去后,却被告知衣服的主人吴云已经死了。人都是后好奇心的,而林桦的特别大,面对很可能是凶手杀完人将罪证送来的,林桦大胆的想要一探究竟。

微信截图_20221207114300.jpg

小说《禁忌游戏》破案类型免费阅读  

自从半月之前来这家名为“绿水”的洗衣店做前台接待员,这件衣服就已经挂在取货架上了。雪白的羊绒质地,简约流畅的设计,令这件大衣在这家小小的洗衣店中,宛如一朵出尘的莲花常开不败。

可是,取衣的日期早就过了,这件衣服一直无人来取。

每当林桦的目光投向这件衣服的时候,便不由自主地幻想这件衣服的主人会是一个怎样的女子。只有像白雪公主一样美丽的女子才配得上这件似雪白衣吧。

林桦查看过这件衣服的洗衣记录,衣服的牌子便只一个“雪”字。衣主的姓名栏里填着“吴云”二字,联系电话是一部手机号码。衣主是送衣时便已经付了费的——这样纯白的衣物必须单独清洗,所以收费便比普通衣物高出许多来。

林桦再次翻出这件“雪衣”的洗衣记录时,时间是午后。这个时候没有顾客来,透过被自己擦得一尘不染的玻璃门向外看,外面的天气并不好,街道上光秃秃的树木无声地晃动着,与开着暖气的洗衣店是两个世界。

林桦忽然想起,天气预报说这两天有雪。这会是这个冬天第二场雪了。想到雪,林桦又忍不住抬头朝那件雪衣看去。她想,若是在被白雪覆盖的天地之间,着一袭白衣款款而行,该会是一幕怎样动人的场景呢?前提是,穿衣的女子身材要纤细优雅,面容要恬静秀丽。

想到这里,林桦终于决定拨通衣主留下来的手机号码了。错过这场雪,再穿这件衣服会有遗憾的。而衣主来取衣时,自己就可以一睹她的风采了。

这个时候,距离送衣的日子,已经有整整二十天了。

对方手机设定的彩铃恰是范晓萱的《雪人》:“雪一片一片一片一片,拼出你我的缘分。我的爱因你而生,你的手摸出我的心疼……”

这几句歌词唱到第二遍的时候,电话才接通。

“你好。”――出乎林桦的意料,居然是男人的声音。

“您好先生,我是绿水洗衣店。请问吴云女士在吗?”林桦用尽量柔美的嗓音问道。

男人沉默了片刻才答:“她不在。你有什么事跟我说吧。”

“哦,是这样的。吴云女士在我们店里洗了一件衣服,但很久了都没有来取……”

话没说完,男人就打断了:“你是来要洗衣费的吧。你说个地址,我去交。”

林桦慌忙解释道:“先生,您误会我的意思了。这件衣服的洗衣费在送衣的时候就已经付过了。我是想提醒一下,请她及时来取衣服。也许是她忙,忘了这件事吧。”

男人又是沉默片刻,原本冷淡的嗓音更是黯淡了许多:“谢谢你,已经不用了。吴云,她,已经不在人世了。”

林桦在瞬间完全呆住,嘴巴张成O型,话也卡在了喉间。

不在人世了!雪衣的主人,林桦想象了多少遍的女子,她居然已经死了!

男人又说:“既然洗衣费已经付过了,就麻烦你们将衣服扔掉、烧掉,反正处理掉就是了。我不想再看到她的东西了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林桦心绪混乱地应了一声,对方说了句“谢谢”就挂断了。

一个小时之后,洗衣店的老板莫先来了。莫先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,由于保养得好,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。

莫先四处查看着店里的情况。两位洗衣工在后面的工作间里忙碌地洗烫衣物,而林桦一个人坐在收衣的柜台后面出神。

莫先看了一眼林桦,心里不满嘴上还是随意地说:“小林,你怎么了?身体不舒服?看起来脸色这么差。”

林桦看了看老板说:“经理,那件白色大衣的衣主,她死了。”

莫先微微惊骇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林桦就将刚才的电话叙述了一遍。

莫先听了,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:“你是说,衣主的名字叫吴云?”

“是的”,林桦紧张地看着老板。

莫先走进自己的办公室,不久之后取来一张本地的报纸。他将报纸交给林桦,林桦疑惑地接过来,眼光在版面上匆匆浏览了一遍之后,落在一则简短的新闻上:

标题:平安之夜并非平安,网吧少女夜归身亡

内容:圣诞前夜,当市民们都沉浸在平安夜的欢乐气氛中时,零点网吧一名少女上网至凌晨时分才从网吧出来,走到附近的家门口时,遇到歹徒洗劫,被勒颈至死。

被害少女名叫吴云,19岁。目前凶手还未找到。警方在此告诫沉迷于网络的单身少女,夜间要早归,以免被歹徒尾随伤害。

林桦读完新闻,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。是哪里呢?她的视线忽然定格在洗衣记录里。

送衣日期一栏,清楚地写着“12月25日”!

林桦清楚地记着这个日期,不仅因为衣主长时期未来取衣物,还因为这一天恰好是圣诞节。

所以,那个叫吴云的女子,她是在平安夜凌晨被害,又在第二天圣诞节将那件雪衣送来的!

难道是鬼魂?林桦经常读一些网络上的鬼故事,里面无非就是说一些人死后还会做很多事情。

林桦想到这里时,面色苍白,就似那件雪衣。

莫先了解到这一点时,沉吟了片刻说:“事情也许并不是这样的。第一,也许吴云是重名,也不排除报纸使用化名的可能性。那个接电话的男人并没有告诉你吴云是怎么死的是吗?所以重名是有可能的,只是巧合而已。

“第二,退一步说,此吴云正是彼吴云,这件衣服也是她的。我们是在吴云被害第二天收到这件衣服的。这就有可能是凶手送来的!”

林桦听到这里不住地摇头:“这不可能的!难道凶手疯了?一般凶手在杀人之后,都是千方百计将死者的衣物毁掉的,这个凶手怎么可能这么傻,反而将死者的衣服送到洗衣店里来?送来也就罢了,还将死者的资料留给洗衣店?再说,凶手对死者的情况还这么了解?”

莫先接过话来:“这就说明,凶手是死者的熟人。那个吴云不是喜欢上网吗?凶手很有可能是她的网友。这更能说明为什么凶手会在网吧尾随猎物。”

林桦虽然觉得莫先的话有一定道理,却还是觉得有许多不合逻辑的地方。她望着架子上的那件雪衣,忽然又想到了什么:“我们只要搞清楚是谁将这件衣服送来的就行了。可惜圣诞节那天,我还没有来这里上班。”

在林桦之前,是另一个店员小乐负责前台接待工作的。

莫先冲林桦点点头,有赞赏的意思。然后他去拨小乐的手机,片刻,眉头皱起:“她的手机已经停机了。她辞了职就回家乡阳城了。我们联系不上她了。”

小说《禁忌游戏》破案类型免费阅读  

林桦第二天再来洗衣店上班的时候,那件雪白的羊绒大衣已经不见了。

她微微叹了口气,有些无精打采地开始一天的工作。

昨天,当莫先联系不上小乐的时候,他让林桦再去拨吴云的手机,而那个手机已经关机了。

“要报警吗?”林桦问老板。

莫先急忙摇头:“不能报警。否则我们的生意还怎么做下去?”

然后他转头看着衣架上的雪衣,又说:“死人的东西挂在这里不吉利。我今天走的时候带走,找个地方挖个坑埋了吧。你明天上班的时候可以晚一会儿来,先去花卉市场买两只花蓝过来,冲冲晦气。”

小小的洗衣店里放了两只花篮,更添了冬日里难得的暖意。只是少了那件雪衣,林桦觉得这里似乎少了很多东西。老板来的时候,她很想问问他昨天把那件雪衣埋到哪里了。但她知道这件事不该问,强将问话闷在肚子里。

她只是想:可惜了那件衣服了。

许多天过去了,直到两只篮子里的花枯萎凋谢,林桦将它们丢进垃圾筒里的时候,才觉得这件事应该告一段落了。

可是,当她走回店里时,发现柜台前站着一个男人。男人手里捏着一张票据,一看便是来取衣服的。

她礼貌地对男人说“先生您好”,然后接过男人手里的票据。

却是猛地呆住——那张票据上“衣主”一栏里,赫然写着“吴云”两个字!而“物衣”一栏里,写着“雪牌羊绒长大衣一件,有腰带”!

林桦惊愕地看着对面的男人。那个男人还很年轻,看样子不过二十五六岁。他长得很英俊,身材挺拔,只是一双眼睛有意无意躲闪着林桦的目光。

林桦回过神来,问道:“请问您是吴云女士的什么人?”

男人的眼神这才锁定林桦,有些不满地说:“这跟我取衣服有什么关系呢?你们应该凭票取衣,而不是凭人取衣。”

林桦在知道男人是来取那件雪衣的时候,第一反应便是这个男人就是那天接电话的人。他可能是吴云的男朋友或者家人。这么多天过去了,他可能是回心转意了,打算来取走那件衣服。

可是,当她听到男人开口说话的时候,才发现这个人并不是那天接她电话的人。那天接电话的人带有一些南方口音。而面前的这个人,则是一口纯正的普通话。

林桦觉得头大了几圈——天哪,凭票取衣!那件雪衣已经被老板“处理”掉了,她怎么能拿得出来?

正当她不知所措的时候,老板来了。林桦如遇救星,但神情举动还是很镇定。她冲老板微微扬了扬手中的票据,莫先有些纳闷地走过来,接住,然后面色一变。

莫先没有立即开口,只是很仔细地研究着那张票据,然后冲他的男顾客微微一笑:“先生,对不起,这张票据是伪造的。它不是本店的取衣凭证,因此我不能把衣服给你。”

那个男人一愣,立即说:“不可能的!怎么会是假的呢?”

莫先看似胸有成竹地翻开柜台上那本用了一半的票据,将男人拿来的票据放在旁边作为对比:“您看,纸质,印刷的版式虽然很像,但仔细看,不难看出差异来。还有,”他将那张票据翻过来,“你看后面盖有的洗衣店公章,以及我的私人印章,也是伪造的,跟原版有一定的差异。”

男人的脸几乎贴在了票据本上。片刻,他抬起脸,面色苍白,嘴里喃喃地说:“对不起,大概是我弄错了……”然后他一把抓起那张票据,向门外走去。

林桦惊异地望着老板,莫先却是长舒了口气,像是卸下了一个包袱。然后他冲林桦狡黠一笑:“他的票其实是真的。”

林桦更吃惊了:“你是拿不出他要取的衣物,所以竟然用这种方式糊弄他?而他居然真的相信了?”

莫先乐了:“这便是典型的‘做贼心虚’,是他心里有鬼罢了。哈哈哈……”

林桦却一点儿也笑不出来,只是觉得心中极度不安。这个男人的言行太诡秘了!难道他会与那起凶案有关?或者说,他就是凶手吗?

想到这里,林桦心中一寒。

莫先却是胸有成竹地说:“放心,他不会再来的。”

林桦忽然问了那句早就想问的话:“经理,你把那件衣服埋掉了吗?”

莫先微微一愣,既而轻松一笑:“当然是埋掉了。”

林桦下班出门的时候,天色早已漆黑,阴冷的风裹着细小的雪粒扑面而来,林桦不由缩了缩脖子。这场雪,居然迟到了十天。

她拐了个弯,走到公交站台边等最后一班车。每天她都是这个时间才下班,而且没有节假日,每个月才有一天的休息时间。那个老板真够狠的,但她找不到更好的工作了,只能如此。

远远望见汽车驶过来,她掏车卡的时候,只觉得身边有一个白影一闪而过。

她下意识回头,看到一个女子的背影正在远离她。女子的背影秀丽婀娜,穿着一件及膝的白色羊绒大衣,脚下是一双深色的长筒皮靴。女子的腰很细,被一根白色的腰带束住,走路的时候,那腰肢便更柔软了几分。

林桦的眼睛被那件白色的羊绒大衣勾住了,竟鬼使神差地迈动脚步,跟在那个女子后面。


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八卦谷发布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baguagu.com/article/74552.html

分享给朋友:

“小说《禁忌游戏》破案类型免费阅读 “花想容”所写的一部破案类型的文章” 的相关文章

哈文朋友圈内容曝光 李咏去世后哈文疑似抑郁生无可恋

哈文朋友圈内容曝光 李咏去世后哈文疑似抑郁生无可恋

日前,央视春晓导演哈文在朋友圈里发布了一则感人的伤感文字,疑似因为丈夫李咏的离世,而在朋友圈里感叹生命的不易。李咏与哈文是央视里非常知名且恩爱的明星夫妻,两人即是同学,也是同事,后来还成为了爱人和亲人。面对李咏的离世,哈文发微博感叹:永失吾爱!来形容李咏的离去...

许亚军真实身高不到170 矮小许亚军魅力怎那么大俘获老婆

许亚军真实身高不到170 矮小许亚军魅力怎那么大俘获老婆

许亚军因为人民的名义在此次的圈粉无数,受到了不少人的关注,尤其是私生活,更是丰富到比现在的连续剧还要让人震撼的地步,但是近期被曝出许亚军真实身高不到一米七,矮小许亚军魅力怎那么大俘获老婆?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,到底他是有什么样子的能力吧,老婆是一个比一个的漂亮...

陈雅婷被王思聪… 18线演员攀上国民老公被冤枉为资源甘愿被潜

陈雅婷被王思聪… 18线演员攀上国民老公被冤枉为资源甘愿被潜

日前,王思聪继与陈雅婷被拍到同吃火锅之外,两人又再次同框一起游日本。陈雅婷和王思聪在一起了吗,网友多次拍到两人一起甜蜜出行。陈雅婷被王思聪怎么了,一向只钟爱于网红脸的王思聪这次居然难得一见的换品味,在众多网红女友中,选择了一位十八线演员陈雅婷。 陈雅婷 豆得...

李诞女朋友是谁 蛋总情史令人惊曝现任详细资料

李诞女朋友是谁 蛋总情史令人惊曝现任详细资料

李诞因为吐槽大会还有脱口秀大会,现在在脱口秀行业当中,也是相当火的一个人了,知名度非常的高,在微博当中,也是一个有着百万粉丝的人了。李诞本人很有才华,每次说起脱口秀来的时候,那是一个滔滔不绝的呀,嘴皮子相当的厉害。那么李诞女朋友是谁,蛋总情史令人惊曝现任详细资...

欧豪背后插刀华晨宇 欧豪华晨宇昔日好兄弟形同陌路

欧豪背后插刀华晨宇 欧豪华晨宇昔日好兄弟形同陌路

欧豪和华晨宇的初次相遇相识始于2013年的《快乐男生》。有共同爱好的人总是互相吸引,更何况当年这十三个快乐男生还一起住在同一个地方三个月之久,一起哭,一起笑,一起进步,一起成长。陪自己进步的人总是特别的,是难以忘怀的。 欧豪背后插刀华晨宇 然而在比赛进行到最...

憨豆先生笑谈自己死亡谣言 非常抱歉令你们失望了

憨豆先生笑谈自己死亡谣言 非常抱歉令你们失望了

12月1日,在最新一期的《我就是演员》中,“憨豆先生”罗温·艾金森现身了。并在于和伟谈及网络暴力时表示希望更多的人可以有自觉意识,谨言慎行。 憨豆先生回应死亡谣言 憨豆先生作为一名德艺双馨的笑星巨擎,带给了我们很多欢乐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