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章 > 正文内容

男频灵异文《尸棺借命》免费阅读 实力派大神“我吃两斤米饭”正在创作更新中

MuYe2022-11-26 15:33:48文章158

男频灵异文《尸棺借命》免费阅读  简介

男频灵异文《尸棺借命》是实力派大神“我吃两斤米饭”正在创作更新中的一部佳作,文里主角分别为张不二、刘老头,悬念重生的剧情让人看后爱不释手,剧情简述:张不二出身于一个偏远的乡村,母亲在生下他后跟人走了,父亲常年在外打工,他一直跟着年迈的爷爷奶奶长大。他出生后不久,有人给他算过命,声称张不二活不过十八岁。但命运这个东西谁都说不准,他还是平安的活到了十八岁,原本以为只是算命先生胡说,哪知道他生日的那天夜里,发生了一件极其诡异的事……

微信截图_20221126143037.jpg

男频灵异文《尸棺借命》免费阅读  

我出生有人给我算过命,就说我活不过十八,但我还是活到了十八岁,所以命运这个东西,我向来不信,但最近却发生了一些诡异的事情,颠覆了我的认知。

我记得那是我高中毕业暑假在家里的一个夜晚,那晚村里有老人去世,爷爷因为懂些风水所以出去帮忙,我陪奶奶看了一会电视便回了房间休息。

睡着睡着,忽然一阵风把我吹醒了,睁眼我便看到房间门被打开,夜风很凉,但是盖着被子的我全身热汗,吹得我脑袋昏沉。

我记得睡前已经反锁门了的啊,怎么门是开的?

我想起身关门,但忽然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。

鬼压床?

这种情况我经常碰到,熟悉得很,闭上双眼,放慢呼吸,静心感受身体,慢慢调动身体的神经,不一会我的小指就能够微微活动了。

一阵微风拂过的我脸上,不知为何,闭着眼的我就感觉旁边有人。

我想着这是自己的幻想,但依旧有些害怕,却又好奇,最终好奇心战胜了恐惧。

我缓缓睁开了双眼。

一张人脸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我的面前,眼对着眼。

那张脸只能分辨出是一个女性,毫无血色,全是伤痕,没有一丝完好的地方,眼神空洞无神。

我的身体一阵过电的感觉,神经瞬间绷断,心都快从喉咙蹦出来,前所未有过的莫大惊悚与恐惧笼罩了我。

尖叫?我的内心已经在疯狂咆哮,传到嘴边,嘴巴却只是微微动了动,根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。

逃跑?还处于鬼压床状态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疯狂抽动我的小拇指,拼命想要够控制更多的身体部位。

凝重,压抑,我就快踹不过气了,汗液瞬间就浸湿了我的后背。

我两就这样对视着,过了很久......

忽然眼前的女人嘴角微微抽动,发出了一丝微弱的音节,但又像很久没有讲过话,只发出了一丝沙哑的声音。

接着她越来越激动,拼命想发出声音,脸部越来越扭曲,甚至用力地掐上了我的手臂。

我想下一刻她就要掐上我的脖子了吧。

结果那女人疯狂地张开了嘴巴,鲜血从她的嘴里涌出,一声“逃”也从她的口中逃了出来,生生地刺痛着我的耳膜。

一滴鲜血滴在我的眼前,瞬间我感觉我的身体可以动弹了,嘴里发出一声尖叫,伴着叫声我腾的一下我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我环视四周。

那女人呢?

再看看房门,也是锁好的。

难道是梦?

意识到是梦,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边回想刚刚的梦境,总感觉有一丝不对劲。

冷静下来的我,左手臂突然传来痛感!

我撩起袖子一看,一个清晰的乌黑抓印在我的臂上。

我撞鬼了?

虽然我活了十八年没见过鬼,但是那个抓印却是真实存在的。

瞬间一股惊悚感充斥了我的全身。

而这时房间门突然打开,我赶紧抓起床边的保温杯,死死地盯着门后的身影。

“不二,大晚上的你喊什么?”年迈的奶奶推开门,颤颤巍巍地走了进来。

看到是奶奶,我紧张的心瞬间就放来下来,赶紧过去扶着奶奶,缓了一口气:“奶奶,有没有看到一个女的出去?”

“什么女的?”奶奶一脸的惊喜,温暖的手紧紧握着我的手,一副家里的猪终于会拱白菜的感觉。

我听完心里一惊,奶奶是在堂厅,如果有人从我房间出去或者进来肯定能看到,奶奶这一说算是认定我刚刚的猜想。

想到这,我尽量平静地跟奶奶解释刚刚的事情。

“刚刚......”

奶奶听完我刚刚的事后,撩起我的衣袖,看到我手臂乌黑的印记时,脸色异常的平静,甚至没有一丝惊讶:“没事,没事,奶奶带你去个地方......”

“因果?”我疑惑地看向奶奶,开口询问。

奶奶没回答,拉着我出去院子外面,说进柴房取个东西给我后再说。

今晚是十五,但是夜空被漫天乌云笼罩着,没有一丝月光洒下来,院子里的东西也只能看到微弱的轮廓。

奶奶也没开灯,就这样拉着我走向柴房的方向。

我没在意,低着头疑惑着刚刚的事情,奶奶所说的因果,跟刚刚的女人,不,女鬼有什么关系呢?

“为什么她会叫我逃?”我抬头问向前面的奶奶。

奶奶没回我,突然就停住了脚步。

此时突然外面院子传来了敲门的声音

我下意识得问了一句,是爷爷回来了?

我望向黑洞洞的院门,但外面并没有立即回复,我有些疑惑,这时奶奶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:“不二,是奶奶,我没带钥匙,开下门。”而奶奶明显就在我的面前。

听到这个声音我的第一想法就是:我还在梦里?

我掐了掐大腿,剧烈的痛感明确的告诉我这不是梦。

鬼敲门!

我瞬间冒起浑身冷汗,我急忙询问奶奶外面是谁?

但是奶奶没说话,就这样定定地站着,

我顿时感觉有些不对劲了,连忙用力地甩出奶奶牵着我的右手,但是怎么用力都甩不开,而且她的力气越来越大,我的手腕一阵发疼。

奶奶一个七十多的老人了,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,我一个十八岁小伙都挣脱不了,我背后升起一股凉意。

“奶奶,快放开我!”

我另一只手也开始上手掰,但是还是掰不动,忍不住着急大吼道。

“不二,你咋了?开门啊!”院外的声音再次催促起来,敲门声也变得格外焦急。

我没空回复外面的话,因为月下的阴云散开,我面前的奶奶在这一缕月光照耀下,正在缓缓转头看向我,是那种身子没动,头部一百八十度大旋转的转头。

“鬼啊!”我惊得大叫。

人在极端环境下被刺激会爆发巨大的潜力,而我此时就是这样的情况。

被这惊了一下,我用尽浑身力气一抽,终于挣脱了那“奶奶”束缚,直直冲向院门。

可外面敲门的就一定是我奶奶吗?

我没有百分百把握,院门口的确是唯一的生路了。

但是就在我犹豫之际,“奶奶”突然高高地跃起,直直地扑向了我。

来不及躲闪的我,直接被“奶奶”重重地压倒在地,而她那张慈祥的脸,早已变得狰狞无比,血口大张,向我咬来。

我急忙抬起双手,狠狠抵住她的下巴,但是对方的力气实在太大,血口还是慢慢地向我靠了过来。

这时院门“嘭”地打开了,而那门后的确实是奶奶,她背着个小包,双手颤抖,眼里透露着焦急关切的神色,那是伪装不了的。

但奶奶看到院子里的情况后,脸色大变,随后从身上掏出一张黄符与一把糯米。

随即把黄符跟糯米扔了出去:“孽畜!休伤我孙子!”

随着奶奶一声怒吼,空中黄纸凭空燃起,而糯米全撒在了我身上那“奶奶”的身上,接着她开始发出一阵恶臭,在我震惊的目光下渐渐化作一阵黑烟消散了。

我心中充满震撼,原来不止爷爷会倒腾这些神秘的东西,奶奶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地藏那么深。

还没等我发问,奶奶便脸色凝重地把门给掩了起来,贴了一张黄符在上面,然后转头问我:“不二,没受伤吧?你怎么把这东西招惹来了?”

我一阵委屈,撩起袖子就跟奶奶解释起刚才的事情。

奶奶听到我说那女鬼的模样时,也是眉头皱成一块,直接上前抓起我的手就查看起来。

我直接往后推了一步,这个场景太熟悉了,我仍然心有余悸。

“真奶奶都不认得,臭小子!”奶奶直接呵斥我,扯着我进堂屋里面,在柜子里面翻出一些草药。

奶奶这熟悉的骂声,让我感觉又温馨又有些尴尬,居然一开始居然认鬼做奶奶,也是够笨。

为了避开尴尬,我拿起药水边涂边问奶奶:“奶奶为啥那鬼要害我,还叫我逃?”

奶奶听到这话神色慌张了一下,但是又很快平息了,然后转身翻起了,嘴里念叨着:“不二啊,有时候这鬼可比人善啊。”

我点了点头,但是想起刚刚被扑倒时的恐惧又摇了摇头,刚刚可是差点要生吞了我,怎么会好心呢。

“咚咚咚”

这时院门又响起了敲门声。

“是爷爷吗?”

男频灵异文《尸棺借命》免费阅读  

这时奶奶突然紧紧得拉住了我的手,压低了声音问道:“是谁?要找谁的话明天再来吧,我们要休息了。”

奶奶的行为让我突然就紧张了起来,那东西不是被消灭了吗?这个点应该就是爷爷回来或者有东西碰到而已吧,奶奶怎么这么紧张兮兮呢?但是就在奶奶问完之后,一阵阴冷的童声从外面传来,怪异,冰凉......

“我来找我哥哥还东西......”

一声年龄不大的声音传入,一阵阴风荡起,家里的灯跟电视闪烁了几下,客厅滋的一声就没于黑暗之中了。

我心一下子就狂跳了起来,四处摸索着灯火,心中暗骂我欠他们啥了?

“滋......”黑暗中奶奶划起火柴,往柜面的煤油灯走去,边走边对着门外骂道:“滚,这里没人欠你东西......”

奶奶点亮了煤油灯从柜面下取出一盆黑乎乎的东西,有些像泥土,远远闻起来类似刺鼻的花香味道,上来就要我把衣服脱了,然后往我脸上抹。

黑泥快要抹到脸上的时候,我才闻到了这盆东西真正的味道,类似是泥巴,樟脑丸混合着死老鼠,又夹带着生鱼的腥臭味,这东西抹到身上还不臭死自己。

我赶紧推开铁盆,连忙问奶奶怎么回事,这个是什么东西?

奶奶这回脸上完全没有对付刚刚怪物的样子,满脸的急躁,更是直接一巴掌呼我脸上:“扑街,叫你涂就涂,赶紧脱了衣服,啰嗦什么!”

我一下子就愣了,平常奶奶对我特别溺爱,摔个跟头都要哄半个小时,别说打我了,这还是第一次对我发那么大的火。

看着奶奶急躁的样子,我还是忍着恶臭脱了衣服就把这黑泥往身上抹,小时候粪坑都掉过,也不怕再臭一次了。

我抹完黑泥的时候,奶奶提着灯,往里屋拿出来一个上面绣着一个棺字的小香袋跟三株香出来,拿到我面前让我把袋子含着。

“奶奶,外面到底是谁啊?怎么用上这些东西了?”我看着面前的香袋,忍不住再次问了出来。

奶奶还未回复我,门外再次传来敲门声,还有一阵阵指甲挠门的尖锐声。

“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奶奶,你就不要问。”奶奶听着外面的声音,又再一次扬起手,额头上的纹路都要拧起来了,一脸的焦急与无奈。

我看着奶奶这焦急的模样,于心不忍,还是听从了奶奶的的话,将香袋含在嘴中。

奶奶将手中的三株香点燃,朝四方进行了祭拜礼,嘴中念念有词,四方君神......佑我庇隐,然后将三株香直接塞进我的嘴中香袋处。

看着这奇怪的行为,我刚想提问,门外敲门声再次响起,这次是更为激烈的拍门声。

听到这敲门声,平日待人温和奶奶脸上露出了一丝凶狠的神情。

随后奶奶左手结玄令,嘴中念念有词:“溯回有隐,归避,急急如意令。”随后右手捏着香往前走去,而我还在震撼奶奶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之中突然发现,我的双腿竟然随着奶奶的口诀一步一步地跟着奶奶走到里屋之中。

“娃儿,记得你天亮之前,无论是谁叫你开门,千万不要出来,切记!”奶奶一脸凝重得叮嘱我,手里还不断得变幻这手决。

做完手决之后,奶奶不舍地看了我一眼便径直走了出去,随后便将里屋的门直接反锁了起来,

在奶奶做完手决之后,我还没来得及想再问一下奶奶到底是怎么回事,意识就开始变得模糊起来,就记得看着奶奶出去之后,外面传来一句:“我倒要看看这东西想做什么。”

“嘭!”回复奶奶的是一声重物落地的巨响。

那是院门的方向,担忧一下子就把我其他的想法淹没了,奶奶能应付外面的东西吗?

虽然担忧,但是我身上一点都动不了,只能内心忐忑地听着外面的动静。

外面一阵杂物撞击声后,陷入了一片死寂......

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白天了。

我以为身体还是动不了,结果用力一翻身,直接从床上滚了下来,摔的我脑子直打转。

从地上翻坐起来的我,感觉自己浑身都是冷汗,刚想用手擦一下,才发现我身上的黑泥早已凝结,黑泥的恶臭也早已散尽,口中的香也燃尽了。

我吐出口中的香袋,看着微微泛白的天,心中泛起了一丝烦闷。

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?

想到这我连忙叫唤了几声奶奶,没有回应。

我提了一下门,但是门还是反锁着,我往后退了几步,往门上一撞,老旧的木门就这样被我撞开了。

我揉了揉撞疼的胳膊,四处扫视,厅里没有奶奶的身影,我便往院内大门走去,刚出厅门便看到院门口站着一个身影,我定睛一瞧,是奶奶,我一边走一边轻声呼喊着,但是奶奶一直没有回应。

一股不好的预感笼罩着我。

待走近,我身子彻底得僵住了,眼前的一幕让我一时之间无法接受。

奶奶此时站在门口,披头散发,满脸苍白之色,双目狰狞像是要跳出来一般,血丝又像是蛛网直接布在眼球上面将眼球染得通红甚是吓人。

那嘴角流淌的血迹早已变成了乌黑色,而衣服上面也有着大量的血迹。

我轻声唤了一声奶奶,上去扶住了她,但是我发现奶奶的身子早已僵硬。我忍不住心中的悲痛,颤抖着手,眼泪止不住的淌了出来。

这时院门忽然打开,爷爷的身影出现在门前,看到眼前这一幕,爷爷直接愣住了,眼眶也闪起了泪光。

我看到是爷爷回来了,缓住哭意,将昨晚的事情一一说给爷爷听,还将奶奶说让他去学校后山的事情也跟爷爷讲了。

“唉......不二,你先去洗干净吧,等下来找我。”爷爷叹了口气后将奶奶抱了起来,往屋里走去。

这时候我忽然注意到奶奶脖子上面有两个小小的血洞,甚至上面的血液都未凝结。我的心中顿时升起了无数疑问,为什么奶奶今天早上就变成了这样?昨晚敲门的人到底是什么东西?

我叫住了爷爷,将这些问题一一抛出,希望爷爷能够给我解答这些疑惑。

爷爷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道:“唉,这都是命啊,十八年前种下的祸根了,没想到后山还是出了问题。唉…”

我一听这话心中感到极为震惊,十八年前?根源在学校后山?

但没等我问出口,奶奶突然在爷爷怀中立了起来,嘴中张开,面目变得更加的狰狞,一口黑气从奶奶嘴中吐了出来,行为极其诡异吓人。

爷爷见此情形,左手捏印,口中念决,点在奶奶的眉心,奶奶当即身子软了下来,顺势倒在了爷爷的怀里。

奶奶的突变让爷爷脸色变得更加凝重起来,催促我赶紧去清洗身子,然后去村口将那刘老头给请回来,顺便通知下村里人来帮忙处理后事。

奶奶这个离奇的行为更是颠覆我的三观,我刚刚已经确认过奶奶是真的死了,怎么会突然发生这样的反应。

望着爷爷凝重的脸色,心中装有万千疑问的我没有敢问出口。


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八卦谷发布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baguagu.com/article/74461.html

分享给朋友:

“男频灵异文《尸棺借命》免费阅读 实力派大神“我吃两斤米饭”正在创作更新中” 的相关文章

吴佩慈换新发型撞脸新垣结衣,嫩成18岁,网友:这样就能嫁豪门?

吴佩慈换新发型撞脸新垣结衣,嫩成18岁,网友:这样就能嫁豪门?

说起吴佩慈,这也是一个很神奇的女人了。他总是不出意外的和纪晓波联系到一起,让人震惊的是,吴佩慈已经为他生下了三个宝宝。但对方至今也未娶她,40岁的吴佩慈做了三个孩子的妈妈,这胆量真是让人佩服。不过,今天我们要说的不是吴佩慈的感情纠葛,而是这位九头身美女的时尚。...

18年维密试装开始 奚梦瑶摔倒后免试入选的真实原因曝光

18年维密试装开始 奚梦瑶摔倒后免试入选的真实原因曝光

18年维密试装开始 一年一度的维密秀即将开始,每年都会受到世界各国的关注。今年18年的维密试装秀已经开始,想必不久之后,就能看到大众期待已久的视觉盛宴了。在去年时,超模奚梦瑶在t台上摔倒,成为维密历史上第一个摔跤的人,奚梦瑶被世界各地的人都认识了。很多人都抨击...

李安莫文蔚合影 半息影莫文蔚登台金马典礼只因为他相邀

李安莫文蔚合影 半息影莫文蔚登台金马典礼只因为他相邀

日前,女星莫文蔚难得一见的在社交平台上更新自己的动态,与粉丝们分享自己的生活近况。据了解,莫文蔚如今身在台湾,并且会参加明天举办的第55届金马奖开奖典礼。莫文蔚还在社交平台上分享了一组与李安导演的合照,两人难得同框,是因为有什么电影要合作了吗?对此粉丝们欣喜不...

民兵葛二蛋阎娜被污是哪一集 阎娜现实的老公是谁

民兵葛二蛋阎娜被污是哪一集 阎娜现实的老公是谁

不知道大家是否有看过民兵葛二蛋这部电视剧,当时也是很受大家喜欢的一部剧了,其实现在回头看的时候,就会发现里面的主演居然都是一些实力派演员呀,放到现在来说都是大牌来着的,民兵葛二蛋阎娜被污是哪一集,阎娜现实的老公是谁,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吧。 阎娜老公是...

任素汐是谁 详细个人资料背景曝光实在太厉害了

任素汐是谁 详细个人资料背景曝光实在太厉害了

说到幻乐之城的话,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呢,当时这个节目因为有王菲的缘故,所以还没开播的时候,就备受大家的关注了,而在里面的嘉宾,居然还有易烊千玺呢,这可是保证流量的,但是黎曼的任素汐是谁呢?详细个人资料背景曝光实在太厉害了,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吧。 任素...

央视主持人赵普老婆是谁 气质那么好为何没能成为一哥

央视主持人赵普老婆是谁 气质那么好为何没能成为一哥

说到央视主持人赵普的话,也是备受大家关注的一个人,当时离职也是很多人不解的事情,不过最后他去当了一个老师了,可能是真的喜欢老师这个行业吧,而赵普的老婆,也是大家所关注的事情了,那么赵普老婆是谁,气质那么好为何没能成为一哥,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吧。 赵普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