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明:1. 抽签前先合手默念【财神驾到,指导迷津】三遍。2. 默念自己姓名,出生时辰,年龄,地址。3. 请求指点,如事业、财运、运程、行市等。4. 点上面的签筒开始抽签测财气!

财神灵签第82签 【上吉。壬乙】

签文:他日王侯却并肩 此时宾主欢相会 劝君特达与周旋 彼亦俦中一辈贤

圣意:财必获。名遇荐。讼得理。病有愿。婚可成。行必见。发福禄。由积善。

东坡解:事有相干。宜与效力。君既周旋。他必报德。凡所谋为。遇贵方得。神力阴扶。福报有日。

碧仙注:凡事成全必有因。交情初澹后相亲。贵人提挈无难力。鱼水相逢信有神。

解曰:此籤大吉。凡事谋望。无不遂意。婚必合。财必遂。名遇荐。行人至。病有愿未还。讼得理。孕生子。风水利。家道昌。贵人提挈。当在平日所交处。故彼此相逢。不求自至也。

释义:言占者当推己及人。能处事周旋可获厚报。能谨慎择人可获倍利。若问功名。能先自治己身。则人之荐举。有不能逃矣。

占验:(清)嘉靖。中豊城。雷礼会试不第。占此。下科中第。前一名王宗本。后一名侯岳牧。嗣后三人。同时为南部尚书王侯。并肩之言益验。

故事:(一)寇公任雷阳 宋史。仁宗。李娠妃所生。刘后抱养为己子。左右皆为畏后威。 无敢言者。故帝不如也。及娠妃卒。后欲以婢礼葬之。 宰相吕夷简请厚葬。后怒曰。一宫人死。相公何云云。 欲离閒吾母子耶。夷简对曰。太后不以刘氏念。臣不敢言。 尚念刘氏。则礼宜从厚焉。后悟乃以一品礼。 夷简再请。以后服殓。水银实棺。太后许之。 迨后崩。有为帝言娠妃所生。及妃薄殓之事。 帝号恸。即往祭。易梓官亲启视之。妃以水银实棺。面色如生。 冠服悉如皇后。帝歎曰。人言其可信哉。待刘氏加厚。 (二)陶母截髮留宾 “士行真男子,湛氏非妇人。妇人爱青鬓,金珠不为珍。仓卒为宾剪,令名从此成。岂曰能结客,一发引千钧。截江用竹苎,其智本慈亲。寄言坊下女,切莫笑清 贫’’点。这是诗人程作舟以“延宾坊”为题,讚誉中国古代四大贤母(孟母、陶母、岳母、欧母)之一的陶母湛氏的一首诗。 诗中写的“士行”就是陶侃。陶侃是东晋一代名臣,他至侍中、太尉,拜大将军,是兼握政务及军事重权的高官。像他这样位高权重的人物,在等级制度森严的晋 朝非豪门望族不可。但陶侃却出身贫寒,门庭低微。他能跻身官场,身居要职,可见非是等閒之辈。因为晋朝是举荐制,地主阶级中豪门士族与贫民庶族之间的界 限已十分严格,社会地位尊卑分明,想进入仕途,如若不是豪门望族,纵然才华出众,品德超群,也犹如登天。有这样一件事,一次陶侃去见老乡杨踔,杨踔当时 是豫章郡郎中令,他见陶侃来访,甚是高兴,早听说陶侃才华出众,又是老乡,有心推举他人仕,便邀陶侃同车去拜访江南士族的头面人物顾荣。见面后,经一番 寒喧,连顾荣也不得不对陶侃刮目相看。他十分赏识陶侃对时局的分析与见解:竺认为陶侃人才人难得,因此他特向吏部官员温雅推荐,温雅对此不仅不热心,相 反还怒气冲冲地骂杨睥,说他与陶侃同车是与“小人同行”,是自甘堕落等等,话语很不中听。 既然当时等级制度如此森严,那麽非士族出身的陶侃为什麽终能置身官场,且地位显赫?这就是他自然有与众不同之处。鄱阳孝廉范逵说,“非此母不生此子 ”点,这话颇有哲理。 陶母湛氏,新干人(生卒年不详)西晋末嫁陶丹为妻。陶丹曾为三国时代吴国的杨武将军。陶侃出世后,正当时局溷乱,战事不断,随着三国归晋,陶丹的家道也因 此而没落。作为吴国的旧臣陶丹也因此没有再出道。为了生计,他们举家从鄱阳迁往庐江郡浔阳县(庐江今安徽舒城县,浔阳,今江西九江市西南),不久病故。陶 丹离开人世,扔下的生活重担就全部落在妻子湛氏的肩上。失夫之痛与家道的没落,并没有使这位年轻柔弱女子却步。她带着重孝将丈夫的灵柩运回鄱阳老家安葬 ,然后坚毅地挑起了培养和教育儿子的重担。她日织麻、夜纺线,换回钱粮供儿子读书。她自己则节衣缩食,常常是一边劳作,一边伴读,不管是炎热的夏天,还 是寒冷的冬季,几乎一年四季的夜半,都能见到这孤儿寡母的瓦屋透出油灯的光亮。 陶侃成人后,他深知母亲的艰辛,为了分担母亲身上的生活担子,他在朋友的帮助下,在县内找了一份差事干,为“监鱼梁”。这是个管理渔业的职务。浔阳濒临 长江与鄱阳湖,水产自是丰盛,陶侃是渔乡人,对水产自然不觉陌生,加上母亲的指点教育,他干得头头是道、有声有色,深得同事与上司的喜爱。因此人们喜欢 与他交往。有一次,同事们见他生活俭朴且工作认真,耽心他的身体健康,就悄悄地在鱼库里取了些鱼,做成糟鱼送给他吃,可他却惦记着母亲,自己捨不得吃, 差人送给母亲。母亲先是欣慰,待问清原由,得知是官物,脸色顿时变得阴沉起来。她把糟鱼重新封好,又附上一封信,叫来人连同原物带回。陶侃一见,先是不 解,待读过母亲的来信之后,才恍然大悟。是啊,母亲说得何其好,可谓一针见血:“你身为官府的人,却拿公物送我,以为我会为此而高兴吗?不。恰恰相反, 我不仅不欣慰,相反我还替你担忧。你现在为监鱼梁,管渔业,就拿官府的鱼送我,如果以后你为县令或官位更高,管理府库钱粮,岂不又要把官府的钱粮往家里 搬……”。信中的一字一句深深地叩打着陶侃的心扉,他大为震撼,愧疚的泪水夺眶而出。他暗暗发誓,从今后再也不辜负母亲的教导与期望。 陶侃年轻时就很有抱负,觉得人生短暂,要珍惜一切时间,干出一番有益国家和人民的事业。他还懂得要出人头地,就要离开小县城去外面闯世界。有一次,机会 终于来了,那是一个寒风凛冽、大雪纷飞的日子,鄱阳老家儿童时代的朋友孝濂范逵来浔阳看望陶侃。它乡遇乡亲,又是儿时的好友,自然是喜出望外,可把朋友 安顿好后,陶侃心里却犯愁了。因为仓促间家里拿不出像样的东西来招待远客,可此时外面又下着大雪,怎麽办?陶母却不露声色地悄悄离开了家。不一会,她带 回了酒菜,让儿子招待客人。后来陶侃才知道,这酒菜是母亲拿自己的青丝长髮换来的。外面风大雪大,找不着马料,又是陶母想出了办法,她抽出自己睡的草席 剁碎当马料。客人酒足饭饱,安然入睡,马儿能有草料过夜,也自然令主人放心,可陶侃却为母亲的此举而激动不已、辗转难眠。事后,范逵亦非常感动。 雪过天霁,范逵辞别陶母与陶侃去庐江郡,陶侃送客人上路,送过一程又一程,范逵几次让陶侃回去,可陶侃恋恋不捨,想说什麽,几次欲言又止。他的这种心理 被范逵所觉察,他问陶侃是想否置身官场?待到陶侃真诚地点过头,他便在庐江太守张夔面前全力举荐陶侃。后来,张夔召陶侃面试,见陶侃仪錶不俗,谈吐儒雅 ,便暗自喜欢,留在身边为督邮兼枞阳县令(今安徽枞阳县)。不久,又提为郡主薄。陶侃从此踏上仕途,一步一个足印,从文职到武官,成为重建和巩固司马政权 中的重臣。 他为官勤于职守,惜时如金,廉洁自律,反对奢侈浮华,崇尚敬业精神;他虽身居高位,重权在握,但却能审时度势,“自抑而止”,始终保持自己的气节不变。 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。 回眸陶侃成长的过程,不难看出,陶侃之所以仕途通达而终成一代名臣,是与其母湛氏言传身教分不开的。陶母逝世后,先葬于浔阳,后迁葬鄱阳牛岗咀(今波阳 电厂内),仍存。

财神灵签签文:

热门小组

2017 © baguagu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 苏ICP备11013356号

注册帐号

用户登录